时光

白昼与黑夜,

融杂炎热与冰冷。

隆冬与暖春,

绽放雪花与清风。

长夜将尽,

海洋从东方泛起,

残阳于天外如梦。

冬季的尽头,

绿意于冻土萌发,

胎菊

星辰

灯光渐暗了罢,

倒映满天星斗。

地面的人,默默遥望

一颗颗小太阳。

对沉静的死寂,

对纯净的死寂,

对永恒的死寂,

永生于梦的神祇。

几缕晚烟留驻微光,

倒影

冰寒彻洗的江面,

如雪小洲顺水东流。

漆黑的夜,

天际惟留断裂的残冰,

铺出洁白的浮舟。

白昼云风飘舞,

为深夜滚滚的冰面。

绘罢奔涌与凝固,

随天地将时间倾覆。

回家

疲惫的旅人,

向梦携去远方的风尘。

想起许久以前的清晨。

泛起涛白的天际,

向脚下进发。

泥土被冻硬,

是春天寒风的安眠。

前方未散的云雾,

是向早已忘却故乡的呼

“环保”

燥热的课堂,

张张树木制成的题单,

印着“绿色发展”,

弥漫的道理,像仙境的歌唱。

向轩窗眺望,

远方的工厂,一缕缕喷出黑烟。

工业的欢歌,镌刻金钱的丑恶。

自然在经济面前多么

忠诚

盏月永恒地奔向,

挥之不去的朝阳,

潮涌淘去曾经易散的沙砾。

日日夜夜,朝朝暮暮。

眼中只有月儿,

莫被繁星吸引。

太阳永远相信罢,

世间仅一轮明月在长夜绽放。

混入灰尘的阴天,

几片碎雪斜斜落下,

装点冷冷的冰花。

冲走了,冻住了,点燃了

天上的星星。

凝固的秋雨从眼前扑过,

暗黄的树叶抱起新鲜的雪。

留下风中围绕的树干。

守望

窄窄的小径,

一片花园闪烁希望的光。

却平淡无奇,

却充满活力。

几只蛱蝶在花间栖息,

草仍带着昨夜的露滴。

蹒跚的老者,

将水洒向土地。

阳光下泛起一道彩虹,

证明

设青春是一段时光,

芳华是一场梦。

在野花开放的暖春,

青色的草慢慢摇曳,

时光就是一场梦。

设诗为心灵的探索,

岁月是一次旅途。

当时光发现心灵,

踏上无止的旅

圆规

你在独星战栗的洪流分别,

遥远的梦轻轻吸引,

只留下我追逐的痕迹。

北斗的余晖渐渐淡薄,

指向一片寒冬。

延伸到水天相接的尽头,

一缕光将我留步。

你将春天倾斜,

梦中的童年

几丛青青的草,

几朵红红的花。

几只蝴蝶从树下飞过,

几条小狗在田间散步。

几头老牛悠闲地吃草,

几缕清风飘过劳作的农民,

几颗星星照着晚归的炊烟,

一线晨光点亮黝黑的土地。

窗外

几朵孤零的残叶,

陪洒满灰尘的轻雪,

无声地睡在干枯的土地。

一片叶子落下去了,

又一片叶子落下去了。

挡住无际的阴天。

凝血的树干,寻寻觅觅

晨曦中苍劲的松。

失去

我苦苦追寻梦的影子,

长长的黑幕将我分隔。

充实的空虚掩盖了全部。

飘过的云,

在眨眼的片刻,不知踪影。

只是湛蓝的天,却一直存在。

前方只有灰白的暗影。

奔跑的路上遇到岩冰,

背影

我在金光弥漫的傍晚,

遥望你的背影。

你扬起的马尾辫,

任最后一抹血色穿过发丝,

随初冬的风摇曳。

携笑的脸,盈出一片红晕。

轻轻的摇动,一潭碧水的清波。

也许你终将在青春里蜕

南乡子·讽昔负雨
哪得诗如风?满目皆晓思尽空。墨流至美河山去,月明,无病遍吟愁眷星。惟丽词藻声,见罢雪月作朦胧。又品诗文读何出?思穷,遍凭虚华直送终。负雨 作以讽昔日之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