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 日 , 2021 10:10:33

脚踏实地,骄兵必败。

429 日 , 2021 22:31:13

我透着你的发丝望月光,

月光如水,梦如月光,

映在你的面颊像水,

扑在我的眼眸像霜。

 

负雨 呓

428 日 , 2021 10:12:19

我想这战争呢,不过一方打赢了另一方,一种颜色的旗换成了另一种。

一方笑得疯颠,一方怒目圆睁。受苦的百姓则看着那帮疯子,用枪指着另一帮疯子。

427 日 , 2021 20:17:48

晨曦抹亮你的面颊,

因我看到那阳光。

眼眸避开斑影执念,

那水洼中的落花,

却也浮露你的笑颜。

 

负雨 呓

228 日 , 2021 23:15:31

四时不勤,五谷不分。

病弱无能,当今少年。

敢问若兵相战,我辈何以御敌?

空凭笔墨,书尽哀怜。

223 日 , 2021 22:48:40

缘分如一池带有花香的泉水,日饮一杯或日饮一池,水耗尽之速度便截然不同。

人啊只有等到情感干涸才会想起花香的滋味。

218 日 , 2021 14:57:05

关系未曾在言语后确立,是随时光循序渐进地变化。

无需赘述便心有灵犀,眼神相遇便面生笑意。

并非带有目的,那样只会增添苦恼。

 

211 日 , 2021 21:19:38

不能因为第一次飞翔遇到了乌云风暴,从此就怀疑有蓝天彩霞。

我们应当正视现实,不必以海市蜃楼里的绿洲,去覆盖地上的沙漠。

——《西线轶事》

210 日 , 2021 20:22:02

某年春节,马路上空无一人,寂静无声,见不得一丝红彩。只有北方吹来呼呼的冷风,宛如墓地。鞭炮的喜庆成为历史,卖对子的商贩也无影无踪。孩子们在学校的压迫下放弃过年,发酸的手执笔苦书,被一本又一本的卷子麻木头脑,只得梦想着老一辈人嘴里的春节,默默叹息。

也许这就是未来。

 

124 日 , 2021 21:17:01
观《送你一朵小红花》而作

寻寻觅觅归她处,却道春已暮。

凭望故人去,湖畔欲鸟飞。

青海何时水涸枯?尽离去,天淡草疏。

雨中相望无言,瞬为恒,逝如风。

至今何处君笑颜?

昨日卧榻,今朝墓中一年。

滴水延鬓,白山映雪,黑水临春。

抚旧物,叹罢物是人非,离轻轻。

耳畔重车鸣,相识相望却曾经。

忆往昔,同病共勉,牵素手纤纤。

赏绽墨红花,润心嫩芽。

一曲终散,过往涛沙。

相亲时暂如风兮。

又踏旧房,只是人去茶凉。

如若来生君依旧,

夏赏绿树,春绽红花。

118 日 , 2021 14:27:16

盼着过年,盼着回家。

盼着高速路上的霓虹,

盼着,故乡夜晚的星空,

 

116 日 , 2021 14:37:29

长梦漫漫。

一梦初醒,似失去整片星空。

115 日 , 2021 14:34:30
今天,我写有意义的文字了吗

每每阅读一些美到无边界的文章,我都会提醒自己,

“这篇文章给我带来了什么?”

或通篇写景,或通篇抒情,像一缸甜蜜浓稠的浆液,若全部喝入,不免齁人。若小小的胰岛容不下这些糖,恐怕连再喝下的机会都没了罢?让人在无限美的词句中沉醉,醒来却毫无收获。文章与诗歌应加入些酸味、苦味,和着些清泉,带着回甘,品起来也有余音绕梁之感。一杯蜜浆使人沉醉,一杯清茶使人清醒。文章若能给人以理来品,就不会像锦绣包装的空气般空洞。

若是从某处摘录的句子,放在自己的文章中。几句尚好,若词句堆砌,华丽的词藻充斥了文字,便有些拾人牙慧。即使主题似颗钻石,也被金箔包装的不见踪影罢。我曾阅读很多华丽的文章,并以此为日常,整日陶醉,摸不到现实的边际。我在过去一段时间整日“强说愁”,叹情叹世叹红尘,也不知红尘是个甚么东西,情也是没曾有过,自没曾失过。每写文似老者在叙说一生。想必等到历尽千帆后,也终究“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罢。

 

我所幸被老师一语中的,早早逃离了这片“极乐之地”,却发现早已不会言之有物。回首曾经写过的文章,尽被虚伪的“高贵”、“唯美”所填塞。像是被词句拴住思想的宠物,每次看都不禁叹息

“我写了什么不着边际的玩意”

在无数华丽词语之上强说思想,言之无物,不能给读者以意义,恐这种文章只能存于当下,谈何明天。

正如普鲁多姆所说

“蹩脚的诗人在词汇上构筑思想”

“真正的诗人使词汇服从于思想”

有意义的文章,如真正的钻石,再如何包装也是耀眼的,似星空深邃。词句不过是描述思想的介质,待人去会意,给人以道理。无需写出什么醒世的话,无需对景物作拾人牙慧的描写,亦无需强说愁。不止于给人一时美感,至少要在人的脑海萦绕几刻。华丽固好,但不可只是华丽。

 

 

每日将结束前,我常自问

今天,我读有意义的文字了吗?

今天,我写有意义的文字了吗?

 

 

 

 

负雨 作